今天是:  时间:
用户名:  密码:   验证码:  验证码
收藏本站 繁體版
首页
走进组织部
工作要情
基层组织
干部工作
人才工作
党员队伍
通知通告
自身建设
党建研究
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党员队伍 >> 党员教育管理
坚守本色——申纪兰
信息来源:党管科    发稿作者: 本网专稿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2年8月27日   查看697次   字体:[] [] []

    申纪兰,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。  

    她和千千万万个中国农民一样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在太阳下劳作,在风雨中守望。  

    申纪兰,又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人。  

    50多年前,她以惊人的胆识率先提出男女同工同酬,将中国广大的农村妇女带出了家门。  

    半个多世纪以来,她对党对人民赤诚奉献,成为共和国唯一的一至十届全国人大代表,受到过历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  

    几十年如一日,她带领乡亲们艰苦创业,把一个生存条件十分脆弱的旧西沟,建成了山川秀美、人民富裕的新西沟,成为贫困地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面旗帜。  

    普通和非凡原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  

    然而,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却又和谐地统一在申纪兰身上!  

    在“作风建设年”中,我们多次深入平顺县西沟村,在这块生长梦想与光荣的土地上,试图透过纪兰半个多世纪的人生追求,寻找她坚持为民、务实、清廉的本质……  

    为民,是党员干部的一份责任。申纪兰深知其中的分量,风风雨雨几十年,一路不歇肩。她说:“共产党员要时时处处心里想着群众,一心一意为群众办事。只顾自己,还叫什么共产党人?”  

    “共产党员要牢记自己的责任,时时处处心里想着群众,一心一意为群众办事。只顾自己,还叫什么共产党人?”纪兰用自己朴实的话语,道出了共产党人的根本宗旨—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  

    在西沟,最让纪兰惦记的,就是和她朝夕相处的百姓:  

    过去,村里没有医生,因生孩子难产而丧命的事时有发生。纪兰看在眼里急在心上,主动到县医院接受培训,毅然背起“接生箱”,将100多个新生命接到了这个世界上。  

    为解决村里孩子上学难和村民看病难的问题,纪兰四处求援、多方奔走,高标准地扩建了小学,并在全县率先建起了标准化的西沟卫生院。  

    近年来,为使散居的百姓迁出深山,改善生产、生活条件,纪兰不仅帮他们安居,而且一次次帮他们寻找活计,为他们开辟增收渠道。现在,西沟村44个自然庄已变为七大块。多见石头少见人的山里人,越来越多地享受到改革发展和现代文明的成果。  

   在西沟人的心里,申纪兰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干部、名人,而是他们可亲可敬的大姐、大娘、奶奶。谁家有困难,纪兰就伸手援助;谁家有重病人,纪兰就带着上医院;谁家有矛盾,纪兰就出面调解;谁家有婚丧大事,更少不了纪兰。全村她帮过的人,数都数不过来。  

    村民张建荣在建筑队盖房时不慎摔伤致残,今年3月,偏偏又被摩托车撞断了腿。当时,纪兰刚开完会回村,顾不上进家门,连夜赶往长治二院,找大夫、办手续,安排住院做手术,一夜没合眼。返村后,又专门打电话询问病情,并安顿在长治工作的儿子前往探望。  

    还是在省城工作时,一天纪兰家有急事请了假准备回西沟。突然电话铃响起来:“纪兰,快救救我!”原来是一个村民的孩子气管吸进花生米,当地医院没办法,急得他话都不会说了。申纪兰赶紧联系省儿童医院。随后经两小时抢救,昏迷的孩子脱险了。这时,纪兰才想起自己的急事。  

    村民王军亮办养鸡场,由于“非典”、禽流感的影响,鸡蛋跌到3.20元/公斤。申纪兰上门鼓励他坚持办,并设法帮他解决困难。后来形势好转了,蛋价翻了一番多。为感谢纪兰,他特意送去一筐鸡蛋。申纪兰为他高兴,可不白吃鸡蛋,最后一分不少地付了钱。王军亮现在养鸡6000只,成了全县最大的养鸡户。  

    申纪兰帮助人,眼睛盯的尤其是那些“没法儿的”:  

    村民郭军显患小儿麻痹致残,家中生活困难。申纪兰多次登门开导,鼓励他搞家庭养殖,还帮他购回种猪、种兔。现在,郭军显养猪养兔年收入上万元。  

    聋哑鳏夫张买女,纪兰待之如亲人。看他没粮了,便打发人买来并亲自给他背去;看他衣服被子脏了破了,就为他拆洗缝补;看他病了,就为他找医送药。出远门时,申纪兰把家里蒸下的馍拿过去,看看他家的水缸满不满;出外开会回来,还把为婆婆买的食品分些送给他。  

    申纪兰就是这样:群众的事就是自己的事,对待乡邻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。  

    老羊工张根则是个光棍,为了使他能感受到人间温暖,在他生前的每个春节,纪兰都要替他放一天羊,让他过个好年。在他病重和去世后,纪兰又给他剃头洗脸,买棺入殓。  

    老羊工出殡那天,大雪纷飞。乡亲们抬着灵柩一步一步往坟地走,走在前面的纪兰,把绳子套在肩上往前拉。  

    老天动容,村民落泪,那可是顶门的儿子才干的事啊!  

    可纪兰说,老羊工无儿无女,给集体放了一辈子羊,我们该给他尽孝。  

    申纪兰担任村干部几十年,一心为西沟的父老乡亲办事,很少去顾她自己:  

    有一年遇到大旱,村里搞引水工程急需购料。那时候东西紧缺,申纪兰带着人从平顺赶到太原办审批手续,又从太原赶往临钢装货,回到西沟已是夜里三点钟。由于长途奔波,又累又饿,纪兰在返途中撞伤的胳膊感染了。  

    县医院的医生看了说,得做手术。纪兰问,在这儿能不能做。医生如实说,一般群众能,你不能。建议她还是去条件好的长治住院治疗。  一句无意话,纪兰却伤了心。她最不愿看到自己和群众中间有距离。就说,群众能做我就不能做!要是瞧不起我,我就走了。  

    医生们感动了。纪兰胳膊上的伤口缝了7针,做手术时身旁只有一个侄女。第二天,县委书记等赶到医院看望,纪兰的病房已经人去床空。  原来,申纪兰怕惊动村上的群众,竟在术后当晚11时多,找了一辆客货两用车就回了家。  

    西沟建硅铁厂时,正是材料紧张的年月,缺这少那,有钱也不好买,光基建就搞了一年半。申纪兰跑材料常常起五更睡半夜,忙得一天往往只吃一顿饭,人累瘦了一圈,鞋也跑烂好几双。  

    落成点火的头一天傍晚,申纪兰和小伙子们一起装炉。老人一把年纪,扛上几十斤重的料,顺着高高的铁梯往炉口爬,一趟也不肯落下,直到把炉装满。凌晨,第一炉铁水在村民们的注目下缓缓地流了出来。这时,纪兰脸上却淌下两行热泪。  

    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,本应安享晚年,可她就这样终年奔忙在太行山里,操劳着西沟的经济发展,保持着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,履行着人民公仆的神圣职责!  

    申纪兰是一至十届全国人大代表,许多群众找她反映问题,有本地的、有外地的,有本省的、有外省的,有写信的、有来访的,纪兰总是认真对待,把大量的来信来访一一收集起来,通过各种渠道传递给有关部门和领导。  

    今年全国“两会”前,湖北一位妇女千里迢迢来到西沟,一见纪兰就双膝跪下,将儿子被车撞死5年至今没有结果的材料递给纪兰。纪兰一边将她扶起好言劝慰,一边安排她吃饭、休息。会议间隙,纪兰郑重地将材料转交给湖北代表团。就在我们采访期间,欣闻这起5年陈案终于圆满解决。  

    几年前,一位四川妇女因受村干部欺压无法伸冤,不辞辛苦找到纪兰家来诉说。在全国人大九届三次会议上,她及时把状纸转交有关部门。让纪兰高兴的是,会后不久就收到了这位妇女的感谢信。  

    还有辽宁一个大学生出门打工,因为发生事故变成了植物人,申纪兰帮他解决了赔偿问题。今年春,他母亲从东北赶来,拿出缝在裤里的钱表达谢意。申纪兰说,要谢你就谢共产党!  

    当然,也有一些这样的来访者,反映完问题没有回家的路费。纪兰也不见怪,常常为这些人掏腰包。她说:“怕麻烦怕吃亏不要当干部。领导干部是群众一票一票选出来的,我们不脱离群众,群众就会把我们当作亲人,真心实意地拥护我们。”  心系群众,服务人民,是我们的事业之基,执政之本,是检验党员干部作风是否端正的试金石。  

    从纪兰身上,我们读懂了一个党员干部应该坚守的公仆本色!  务实,是党员干部的一面镜子。现在有些干部热衷于搞 “形象工程”“政绩工程”;而申纪兰却 “很讲实际”,办事从不摆排场,从不搞花架子。她生怕干部群众之间有距离,生怕冷了乡亲们的心天下大事,必作于细。  采访中,许多人提到一件不太好理解的事:  

    纪兰一年不知要外出参加多少次会议。然而有人发现,她常常是穿着平日劳动时的旧衣服出村,到村外再换上一身较为整洁的衣服;开完会回村前,再脱下这身较好的衣服,换上旧衣服回村。  

    有人心里嘀咕,是不是申纪兰在搞形式?  在平顺西沟工作过的原长治市政协主席常福江,对申纪兰最了解:“纪兰是不愿和老百姓有什么不同,你看她平时吃的、住的、穿的、用的,哪样和村民不一样?”  

    老常果然说准了!申纪兰是“很讲实际的”:她办事从不摆排场,生怕干部群众之间有距离,生怕不知不觉冷了乡亲们的心。她愿意看到,党员干部从人前走过,老百姓能由衷地伸拇指,而不是摇头撇嘴唇!  

    纪兰说:“在群众中生活,就应该和大伙儿保持一致。心不离群众,身不离劳动,才能了解群众,知道群众在想啥,需要啥;才能清楚自己应该干啥,不应该干啥,这就叫‘务实’。”  

    半个多世纪前的西沟,抬头是光秃秃的干石山,低头是满沟石头蛋,是被人称为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”俱缺的穷山窝。而现在的西沟,全村经济年总收入1.2亿元,实现利税1000万元,人均年纯收入3066元,成为平顺县人均收入最高的村。  

    今昔西沟,天壤之别,来自于什么?来自于真抓实干,务求实效;来自于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!  

    打坝造地,当年的申纪兰抡锤掌钎、开山放炮、采运石料,干的全是男人干的活。如今,矗立在239条大小沟壑中的上千条谷坊和拦洪大坝,彻底改变了西沟人的生存环境,沟沟叉叉里是平展展的“刮金板”。假如把所用的石料按一米见方垒筑起来,那简直是又一道壮观的“长城”。  植树造林,申纪兰带领妇女们扛着镢头,背着松籽上了山。她们半跪于山坡,在坚硬的山石上刨出脸盆大的鱼鳞坑,再用手指或镢尖把土一点点抠出来填进去。赶天黑刨不了几个鱼鳞坑,好多人的裤子却磨得见了膝盖。“只要有一棵,不愁活一坡”。50多年汗水染绿332座荒山,换来2.5万亩“绿色银行”,算一算,人均两万元。  

    西沟是全国农业战线最早的先进单位之一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后,经过事实与事实、心灵与心灵的撞击、对话、反思,纪兰最终完成了自我超越,并以更加坚定的信念,带领乡亲们在新的征途上开始了二次创业,实现了新的跨越。  

    改革开放中,申纪兰没有被曾经的“先进”迷住眼。她带着村干部,一路南下寻找“无工不富”的路子,不顾年老体衰,到处奔波,考察项目,筹集资金,购买设备,先后领办了铁合金厂、磁钢厂、核桃露饮料厂、房地产公司等十几家企业,并且将“西沟人家”饭店开到了省城太原。  其间虽然经过一次次挫折,但纪兰不灰心,不气馁。她逐渐明白:办企业效益最当紧,一要懂技术,二要会管理,三要找市场。当新千年的第一缕曙光投向地平线时,纪兰决定对村办企业的管理模式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。她首先拿自己一手操办起来的硅铁厂开刀。第一个举措,就是主动辞去硅铁厂厂长职务,把经营大权交给新聘任的厂长。接着,他们对企业实施股份制改造,使职工收入和工作效率挂了钩。硅铁厂由此更加生机勃发,硅铁产能达8000吨,年产值5000万元。  

    申纪兰把虚名看得如大山里的清风,却让用自己的名字作商标来命名产品。  

    起初,纪兰对此是有一些顾虑,怕突出个人影响不好。后来她想通了:市场只认品牌,而不管你是东沟生产的,还是西沟生产的。经过几年的闯荡和打造,“纪兰”牌终于在市场露了脸,去年荣获山西省著名商标。今年,继“纪兰”牌核桃露之后,“纪兰”牌果汁(苹果汁、梨汁、山桃汁、胡萝卜汁)、“纪兰”牌矿泉水也相继上市,远销省内外;纪兰冶炼公司、纪兰房地产公司、纪兰商务公司也先后成功运行。  

    2006年10月31日,规模更大、档次更高的第5家酒店“今绣西沟”落户太原。走进“西沟人家”连锁店,只见大厅里挂着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沟人战天斗地的老照片,挂着党和国家领导人同申纪兰的合影。它以其独具的山村特色和文化魅力,吸引着大批顾客,既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,又为进一步宣传西沟、发展西沟设立了窗口。  

    有人说,用你的名字作商标,一分钱报酬没有不说,一旦质量出了问题,可要影响到你的劳模、代表名声。  

    但纪兰知道,这些产品都是西沟人用真情生产出来的,只是营销观念和手段跟不上,如果用自己的名字能帮助打开市场,值得!她说,这也叫 “求真务实”“与时俱进”。  多年来,纪兰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不管外出办什么事,去哪里办事,只要能走路就不坐车,能坐公交就不打的,能吃干粮就不进饭店,能连夜赶回就不在外住宿。她是能省一分省一分,能省一厘省一厘。  

    纪兰在村里管过5年财务。她一分一厘地“抠”,别人怎会大手大脚?  

    在村委会,我们看到一个特殊的算盘:盘内穿珠子的小棍儿,有竹子的也有铁丝的,外框多处包了铁皮。见我们好奇,会计张文龙解释说,原先是竹杆的,有好几根磨断了,就换成了铁丝。问他用了多久,他说:“反正前后换了6任会计,都用的是它。”“为啥不换一个?”我们刨根问底。  

    张文龙告诉我们,村里规定“五不买”:地里能种的不买,山上能长的不买,村里能造的不买,自己能养的不买,能修复使用的不买。  

    村党总支书记张高明在一旁接过话茬:“在花钱上,纪兰非让你说出个子丑寅卯,讲不出道理就不能花。有她言传身教,大家自然也养成了习惯。”  

    “花钱的事谁不会干,但你要知道,每一分钱都是老百姓辛苦挣来的,每一分都应该花在老百姓身上。西沟要办这么多事,不精打细算行吗?”纪兰对我们这样说。  

    申纪兰十分珍惜人民群众的重托。从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,为选举新中国第一代国家领导人投下神圣一票之后,她就觉得自己肩头多了一份难以背动的责任。  

    在人代会上,纪兰提交和附议的提案很多,如加强农业的基础地位,加快农村基础设施建设,保护耕地和合理使用土地,重视粮食生产,减轻农民负担,落实计划生育政策,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,未成年人的教育等等。为了办好这些提案,每年她都要抽出大量时间走访群众,调查收集第一手材料。  

    翻阅最近几年的提案我们发现,纪兰关注最多的是土地问题。她说:“中国人口这么多,耕地都叫占完了,大家吃什么,农民活什么?农村也一样,现在大家都在搞新农村建设,但新农村建设的根本是发展、是富民,不只是改善居住条件,不能光占耕地建新房,那样太浪费,得在老村子基础上改建,也可以叫旧村改造吧。”  

    务实,是公仆意识的重要体现,是衡量干部作风的标尺之一。现在有些干部热衷于搞 “形象工程”“政绩工程”“献礼工程”,有的地方楼堂馆所越盖越阔,办公大楼也日益豪华。先不说这些钱用在百姓身上能办多少事,单单就你和百姓之间的距离,就该问一问是缩短了还是拉大了?每每说起这些现象,纪兰都表现出深深的忧虑。  

   始终坚持求真、求实、不务虚,申纪兰给了我们党员干部太多的思考!  

    清廉,是党员干部的一道红线。在这道关口前,有多少人迷失心性,违规落马。而纪兰走了几十年,却从不犯糊涂。面对位子、房子、孩子、车子、票子等现实的考题,她淡然决然地作出了自己的选择申纪兰是被誉为“凤毛麟角”的人大代表。  

    她曾担任过村、乡、县、市和省妇联的领导干部,现任村党总支副书记、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。  

    令人感佩的是,至今她还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!  

    风来雨去多少年,她坦然面对位子的变化,无言地书写着一个共产党人的权位观——  

    一次,纪兰乘在京开会期间到中南海看望薄一波同志。当薄老得知纪兰仍在家乡带领群众艰苦创业时,紧紧握着她的手说:“纪兰呀,你是一位好党员。西沟条件那么差,风风雨雨几十年,能坚持下来,真不容易啊。”  

    农民科学家吴吉昌晚年来看望纪兰时也十分动情:“小妹呀,你要不好说,我给你说说,让他们给你个官,离开这个地方吧。”  

    纪兰却说:“吴大哥,不是西沟离不开我,是我离不开西沟呀。”  

    是啊,纪兰如果想离开西沟还不容易?  

    1961年,丈夫张海良晋升营职干部,那时部队规定营职干部家属可以随军。海良也有这个意思,但纪兰不同意。  

    后来,海良转业到地方工作,纪兰又有了进城机会。这次是海良亲自回来办户口,就在快要办完时,纪兰从北京开会回来,硬是把户口又追回西沟。  

    1973年,申纪兰当了省妇联主任。人事部门找上门来,说要为她转户口。申纪兰想:户口一转,就再也不算是西沟人了。  

    她决定先回趟西沟,跟朝夕相处的乡亲们讨讨主意。纪兰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西沟人最了解她。在“户口问题”上,大家很快形成了共识:户口不转,等哪一天不当干部了,回来锄头一扛,还是个西沟人!  

    她向省里提出,妇联的日常工作由一位副主任主持,自己还是要和西沟群众在一起。她说:“我向周总理保证过,要把西沟的荒山都绿化了。离开西沟,就等于我向总理说了空话!”当时,申纪兰提出“六个不”:不要住房,不领工资,不转户口,不定级别,不坐专车,不调动工作关系。  

    申纪兰当省妇联主任没有主任的架子,主动打扫办公室,打开水,扫院子,刷锅碗,扫厕所。直到现在,申纪兰住了宾馆,服务员们便会很快发现:这是个特殊客人,她的房间不用怎么整理,老是整整洁洁。  

    年轻的姑娘哟,你们是否可曾想到,这位老奶奶,原来早就是一位让人民群众打了满分的“服务员”。  

    纪兰出名早,名气大,合作化时就是西沟村副社长。有意思的是,她头上这个“副”字,竟然一戴就是50多年,现在仍然坚持只当个党总支副书记。凭资历、能力、声望,即便不“扶正”也可以安个“名誉”。可是纪兰甘居人后,向来都不计较。  

    在村里,纪兰从不个人说了算,从不摆资格,不出难题。有意见,就在会上提,一旦决定了的事,她便带头执行。纪兰说,“要帮正忙,说正话,引正路,办正事”,要为西沟培养一批能继续干事业的干部,让他们在时代大潮的最前沿摸爬滚打。申纪兰出门引资金、谈项目带着他们,言传身教;他们情绪低落时,耐心做工作;他们遇到难题时,积极主动想办法;为了尽快与市场经济接轨,积极选送年轻农民到清华大学学习企业管理,到日本学习先进的果树管理经验。  

    一生中,纪兰不知面临过多少次重大选择,又放弃了多少次改变命运的机会。  

    尽管我们不知道,在选择过程中,纪兰有过多少矛盾和痛苦,经过了多少的艰难和曲折。但,每一次选择,都证明了纪兰的超凡脱俗;每一次选择,都彰显了纪兰的精神境界。  

    “我的一切都是党给的,从入党那天起,我就坚信,听党话,跟党走。没有党哪有我申纪兰的今天,没有党哪有西沟的今天?”纪兰如是说。  “其实,纪兰选择西沟,说白了也很简单。纪兰是一个情深意重的人,她觉得,既然自己的一切都是西沟给的,群众给的,党给的,她就应该将自己的一切献给西沟,献给群众,献给党。”西沟乡党委书记宋忠义这样认为。  

    今年2月13日,申纪兰搬了家。她家的房子,就是一串感人的故事——  纪兰一直住在上世纪70年代建的平房里。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村里的建设规划,她家的老屋被列入旧房改造的行列。  

    改造前,有人提议让纪兰换个地方建新房。说一来面积小,基础只有三间大;二来想留下,将来做个纪念馆。  

    纪兰坚决不同意。换地方就要占耕地,那是她最心疼的事;至于纪念馆,就更没必要。她说:“总理把骨灰都撒了,我一个老百姓还留房子做啥?”  

    备料时,按村里规定,经过批准木料可以到山上解决,但纪兰坚持让儿子在长治购买。她说:“我栽了那么多的树,还不能用一棵?能,但栽活一棵多不容易呀。再说,咱当干部的,还能带这个头?”  

    盖房时,村干部考虑纪兰事儿多,村里应该帮帮她。乡亲们也觉得平日老是麻烦纪兰,这回总算有了机会,多少也该为她出把力。纪兰却不肯连累大家。她找了一个省事办法——一包了之。  

    搬家时,来了不少人。其中一些人心存好奇,想看看这个“国宝”家里究竟有些啥宝贝。但让人大失所望的是,除了几件旧家具和一大堆照片外,什么也没有。  房子的故事,还不止这些。  

    照理,纪兰应该不缺房子。她当了10年省妇联主任,20多年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太原和长治都给她分过房子,但她都谢绝了。  

    说起房子,儿子张江平十分感慨。他说:“那时我们多么需要一套房子呀,我和父亲在办公室里住了七年……”  

    实际上,当时让孩子们想不通的何止是房子?  在对待“孩子”问题上,记者了解到纪兰这样一些故事——  

    1982年,在部队服役6年的儿子回来了。按说,凭母亲的地位和声望,安排个好单位,找个好工作,应该不是件难事。申纪兰却始终不松这个口。最后儿子也争气,自己考上了武装部的干部。  

    几年后,问题又出现了。看着同期考取的人,一个个都提拔了,张江平也想让母亲打打招呼,可纪兰还是不开这个口。  

    纪兰的小女儿,在市政公司工作,修了10年马路,野外作业,风吹雨打。一次回家过年,女儿突然伤心起来,流着泪对纪兰说:“妈,能不能给我换个工作。”  

    纪兰心酸了,忍着泪对女儿说:“劳动受人尊敬,妈妈不是劳动了一辈子吗?”  

    有一天,外甥女找上门,话没说完就哭开了。原来是儿子跟上坏人惹下事情,要经法院处理。想到小姨是人大代表,特地赶来求救。可申纪兰除了安慰外甥女,哪儿也没去找。  

    其实,纪兰最讨厌的就是那些“一说给群众办事,连系鞋带的力气都没有;一说给七大姑八大姨办事,就长出三头六臂”的人。  2006年全国两会上,纪兰语出惊人,痛斥有些人不为群众办事却 “寸官必争”,一时间引起会内外的强烈反响。  

    一位网民在网上留言:您说出了老百姓的心里话,现在就有这样的干部,一为自己,二为老婆,三为孩子,惟独不为老百姓。  

    更多的网民留言说:您没有辜负人民代表这个光荣称号,您时刻把群众冷暖记在心上,您才是实实在在的人民代表。  

    时空变幻,岁月无痕。纪兰的一言一行,时刻影响着孩子们。如今他们很是自豪:“母亲虽然没有给我们弄到房子、票子,但教会我们如何自强、自立、自尊、自重,教会我们只有无私,才能无畏,才能有所作为。”  

    在采访中,谈到有关“纪兰和车子”的事,至今大家依然交口赞叹——  西沟地处太行山区,交通工具是个大事情。纪兰任职多年,上级曾几次安排给她配专车。她却认为,自己主要工作在西沟,能走能动,坚持不让配车。  

    后来,上面按规定给纪兰配了车并让村里接回西沟。这辆车在乡政府的车库里锁了三个月,村干部觉得无法向这位确实需要但又不要车的老人交待。  

    事情最终还是说透了。纪兰对大家说,配车是为了忙公事,而不是图舒适抖排场,不能把坐什么车看得过重。  

    是的,纪兰自从1954年骑着毛驴走出大山,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,直至以后为西沟、为群众、为工作长年奔忙,她坐班车,搭顺车,坐拖拉机,骑自行车,多少回,多少趟,多少苦,多少累啊。但纪兰,就这样坚持着,坚守着!  

    现在,除了出远门开会办事,这辆车大部分时间是为村里的企业服务。申纪兰定了个原则:不能用车办私事。  

    侄女出嫁时,小叔子跟她要车送送亲。侄女是自己人,但不能破规矩。纪兰就对小叔子说:“车我倒是有,可我不会开。”小叔子知道她是啥意思,于是只好去想别的办法。纪兰在村里辈分大,里里外外亲戚多,但谁找来用车也一样。  

    申纪兰对“钱”怎么看?采访中,人们争相讲述了她和“票子”的故事——  

    50多年来,她不知为当地办过多少次事,跑过多少次项目,但从来没有在集体账上报过一分钱,从来没有领过一分钱的补助。她经常被各地请去作报告、讲党课,从来不要报酬。  

    2001年6月,申纪兰受到全国保护母亲河委员会表彰,获得奖金2万元。同年7月1日,她又被中组部表彰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,发给奖金5000元。这笔钱,对一个贫困山区的农民来说,无疑是相当可观的数目。从北京到西沟,纪兰一路小心地把钱揣在怀里。回村后,却全部捐给集体打了井。  

    有一回,铁合金厂进了一批铜瓦,为了巩固业务关系,厂家派人悄悄给纪兰送来几百元钱,说是让补补身体。纪兰说,我吃了一辈子五谷杂粮,身体蛮好,不需要补养。  

    那年,无锡几个人想做倒煤生意,但弄不到车皮指标。听说纪兰认识领导,便托人来找,要请去给他们当董事长,还拿出印好的名片,说别的不要管,只要弄到车皮,每月酬金1万元。纪兰说,要我去行贿买车皮,钱再多,也不干!  

    清廉,是党员干部的一道红线。在这道关口前多少人迷失心性,违规落马,追悔莫及。而纪兰走了几十年,却从不犯糊涂。她为家乡建设跑投资,西沟铁合金厂、山西纪兰饮料有限公司、山西纪兰产业公司等一个个企业相继建成。在企业里,申纪兰没有任何特殊股份。用她的话说,自己是为集体打工。也有人对纪兰的做法不理解,她却说:“钱,要多少是个够呀?金钱像水一样,缺了它,会渴死;贪图它,会淹死。”  

    秉公用权,廉洁从政,是党和人民对每个党员干部,特别是对领导干部的基本要求。任何事物的发展,总是本质的东西在起主导作用。纪兰身上体现的,正是一个共产党员、一个领导干部应有的本质作风。如果我们的队伍中,多一些像申纪兰这样权为民所用、情为民所系、利为民所谋,始终坚守本色,践行优良作风的党员干部,我们必将能更多地赢得人民的信赖,我们的事业必将能长盛不衰!
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上一篇: 《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条例》
下一篇: 中组部下发通知 对在元旦春节期间开展走访慰问生活困难党员、老党员和老干部活动进行部署
标识
主办单位:中共陵川县委组织部 技术支持:陵川县信息中心 www.lczf.cn
您是本站的: 位访客  当前在线 人 今日访问IP:  总共访问IP:
最佳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.0以上  
©.nzcms.2011.ACCESS版本TM
Copyright Right©2008-2011 Ningzhi.Net Powered By Nzcms.201120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