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 时间:
用户名:  密码:   验证码:  验证码
收藏本站 繁體版
首页
走进组织部
工作要情
基层组织
干部工作
人才工作
党员队伍
通知通告
自身建设
党建研究
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基层组织 >> 先进典型
创先争优报告会先进事迹选登(三)
信息来源:互联网    发稿作者: 本网专稿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1年7月1日   查看895次   字体:[] [] []

  有这样一个“家”

--盲人曲艺队党支部先进事迹

朋友们:
    一提到“家”,许多人都有一种温馨的感觉;一说起“家”,每个人都有一串不尽相同的故事。今天我讲述的这个“家”有56口人,其中50名是残疾人,有党员7名,5名是残疾人。虽然他们的身体是残疾的,但他们的党组织是健全的、是积极向上的。在这个家,党支部就是主心骨,党员就是主力军。从成家到现在的65年间,他们不认命、不气馁,艰苦创业、自强不息,先后获得过国家、省、市、县各级奖励上百次。
    说起这个家,首先要说的是老家长——曲艺队的创始人之一、原老队长现任党支部书记、今年82岁高龄、双目失明的侯松锁。65年来,他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,带领这个家五次搬迁,八次修建,记不清摔倒过多少次,也记不清受过多少伤;65年来,他没日没夜地操持着,使这个一贫如洗的家,发展到今天的福利综合加工厂、盲人按摩诊所等八个实体和盲文、音乐、按摩、说唱四个培训班,使四百多名残疾人、五百多名健全人走上了自食其力、体现自我价值的道路; 65年来,他带领着这个家的成员,用智慧和心血、拼搏和毅力,使这个家一步步地成为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的“太行山上的一支文艺轻骑兵”。曾有人问他:残疾人就业是政府和有关部门的事,你一天到晚赔着老命这么干,到底图个啥?他说:我是一个要饭摸不着门的人,是共产党给了我一切,没有党就没有我,我什么也不图,就算给党和人民分点忧、报报恩吧!尽管他什么也看不见,但他总感觉到党的光辉在时刻照耀着他、温暖着他,并不断给予他感恩戴德的热情、助残爱残的品格和自强不息的精神。在纪念建党90周年的这些日子里,每当夜深人静时,他就独自在院子里,边“摸索”、边哼唱在他心里不知掂量了多少遍的这样几句鼓词——世上只有妈妈好,再好的妈妈也跟不到老,共产党胜过亲爹娘,子孙的幸福她都保。
    在这个家,他们把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视为一种天职。65年来,手拄木棍冒着严寒酷暑长年累月跋涉在陵川的土地上,身背行李顶着风霜雨雪走遍了全县的山沟窝铺。有的差点被大雪吞没,有的差点葬身洪水,有的身困大山迷失方向,有的差点成了豺狼野豹的口中之食,有的被不法分子抢劫过,有的受地痞流氓耍笑过……即使这样,他们也从未放弃过对宣传事业的追求,因为在他们心中有着一种神圣的使命,那就是“为党搞宣传,为人民而歌唱。”
    “党给了我们温暖的家,是家养育我们成才长大,我们要为党做事、为家尽力。”这是这个家所有成员的共同心声。副队长、青年党员宋学敏,是一个有知识、有文化、有技能的残疾青年。他自幼双目失明,13岁来到这个家,通过几年的学习,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特殊教育中等学院,完成学业后,他也有机会和别的同学一样去北京、深圳等地就业,但他带着感恩回报的心选择了回家,成为特教班的一名老师。现在经常有朋友给他打电话和他比收入,他只是笑笑说:“不管挣多少钱,这里是我的家,我应该为家干点事……”
    马明娥、张素珍是两位退休党员,尽管他们退休了,但他俩人退心不退,时常牵挂着这个家,支部学习开会从不耽误,只要队里事多忙不过来,他们总是积极主动分担责任。
    这个家有一位比较特殊的成员——王芳。在别人眼里她个子不到三尺高,她能做什么?其实她是一个很热心又很有责任感的人。来到这个家后,她发挥自己的长处,写写算算、忙里忙外,慢慢地不仅成了盲人的手和眼,而且还成了队里的“小管家”。几年后还担任了团支部副书记并光荣地入了党。当她面对党旗,小小的手握得紧紧的,眼里含着泪花,一句一句向党宣誓时,在场的人都掉下了泪。她说:“我是一名残疾人,在我的心里共产党这个词太伟大了,我想都不敢想我也能成为一名党员。请党放心,无论今后路有多难,我都会忠诚地跟党走!”
    曲艺队虽说是一个单位,但当你走进院子里,却听不到叫队长、喊老师,听到的是爷爷、姨姨、哥哥、姐姐这样亲切的称呼。尽管队里多次开会反复强调,要叫队长、老师,如果谁不改正就要记“差距”,但终究没有扭过来这亲切的称呼。
    这个家中还有这样一位健全人——他就是现任副队长的靳文莲。刚入队时她的想法就是通过曲艺队这个平台争取考入剧团。但三年后她的想法改变了,在这里她学会了忍耐、坚强、做人……当剧团团长主动找她,她拒绝了;当队领导劝说她让我去剧团,她拒绝了;多个音乐队要她去,她拒绝了;不少单位的领导让她去他们单位工作,她也拒绝了。在我和靳文莲的交谈中,她深情地说:“亲朋好友说我傻,还有一些人说我图名图利。图名吗?我在这个家二十多年和残疾人打交道不知受了多少委屈,我想就凭自己的一技之长和追求艺术的执着也能有个名吧?图利吗?无论我去哪找份工作,也比这里轻松、待遇高。”说实话,作为一个健全人的靳文莲,也曾有过怨言,暗地里流过不少眼泪,也曾动摇过多次,想走出曲艺队的大门再也不回来。如今她也是一个有家庭的人了,丈夫工作忙经常回不来,孩子也不在身边,她说:她想家,想孩子,特别渴望团聚,有时真想一走了之。但每当看到80多岁的老队长还依然在起早贪黑地操劳;每当看到她的“安凤姨姨”拖着疲惫的身体奔波着;每当听到孩子们一有什么事就亲切地叫她“文莲姐”时,她就犹豫了……
    大家知道,这个家有一个盲童盲文学习班。当时办这个班时,队里很有争议,有的说:咱们这个家自己还顾不了自己呢,怎么养活他们?有的说:这是政府的事,让他们找政府去。也有的说:人家给咱送来了,说明是相信咱。经过反复考虑,决定把这一神圣使命承担起来。为了使这些孩子不再成为文盲,他们自筹资金,到省城聘请老师,还派专人到太原培训学习。从1995年创办以来,先后有50多名残疾孩子来到这里学文化,有9名学生考取了中等院校。孩子们用稚嫩的小手摸着神奇的六个小点点盲文,脸上挂满了开心的笑容。
    盲童们的生活给这个家增添了生机活力,但同时更带来了不少麻烦和负担。一群年龄小、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,有尿床的、有拉裤子的、有哭脸的、有打架的。提起这群孩子,就不能不说孩子们的队长妈妈侯安凤。
    在这个家,侯安凤就像母亲一样,用她那真诚无私的爱,滋润着这个家里每一个人的心,特别是对这些孩子更是言传身教、体贴入微。无论他们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变化,他都会很快察觉,及时解决。有的受委屈了,有的思想不愉快了,有的翅膀硬了想飞出去了,有的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……都会向她诉说。有的家长把孩子送来几个月也不来看一次,甚至还有的家长自己也看不起自己的残疾孩子。有一次有个叫泽杰的小男孩哭着找侯安凤说:“姨姨,我爸爸和妈妈来看我了,可他们到街上吃饭了不带我。”侯安凤半信半疑地拉上他就去找,跑了好几家饭店,果真看到他的父母亲正在吃着香喷喷的砂锅饺子,侯安凤很生气,很想上前数落一番,但顾及到还有其他人在吃饭就忍下了。她让小泽杰坐下,硬是让他爸爸给他买了一份砂锅饺子。侯安凤眼里含着泪回来后就召集孩子们开会,她说:“如果以后哪家家长再这样对待你们就跟我说,我给你们讨个公道。”
    每一次重大演出上场前,侯安凤都会摸摸这个孩子的脸,拍拍这个孩子的头,打一下这个孩子的屁股,嘴里还不停给他们鼓劲儿:“你们很帅很漂亮”、“很棒”、“带好表情笑起来啊”……说起笑,还有这样一个故事——那是2001年参加全国第五届残疾人艺术调演排练时,辅导老师一再强调:“要面带微笑,把牙露出来。”但这些孩子一个个呲着牙、咧着嘴、绷着脸,那真是笑得比哭还难看。为了符合笑的要求和标准,侯安凤就做示范,像个雕塑一样让孩子们在她脸上摸来摸去,直到每一个孩子都摸懂了“微笑”的模样——
    就这样,侯安凤用她那母亲般的情怀呵护着这个家,呵护着这群孩子们。只要有她在,这个家就会充满温馨,充满欢声笑语。
    就在去年8月,侯安凤自己在晋城的家却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的沉重打击,一向理解和支持她工作的爱人,因患重病离她而去。就在她爱人病重期间,他依然时刻牵挂着这个家,每天都打来电话计划事项、安排工作、嘘寒问暖。爱人去世后,她的精神一下子到了最低谷,整个人瘦了一大圈,队里的每个人都在替她悲伤、为她担心。当她擦干眼泪,把心里的苦和痛深深地埋在心底,坚强地跨进这个家门的那一刻,孩子们一下子扑了过来,因为他们的“安凤妈妈”又回到了他们身边,又回到了这个“家”——
心,是拆不散的家;家,是开不败的花;心,连起你我他;家,把无限真爱传达。这个家没有痛苦,因为党,给了他们无限温暖,让他们永远向着欢乐前进;这个家没有黑暗,因为党,给了他们无穷力量,让他们永远向着更加灿烂的光明——出发!
    谢谢大家! (报告人:普通干部崔娟)
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上一篇: 杨村镇传达学习省第十次党代会精神
下一篇: 附城镇召开“三严三实”“学准则、学条例” 专题民主生活会
标识
主办单位:中共陵川县委组织部 技术支持:陵川县信息中心 www.lczf.cn
您是本站的: 位访客  当前在线 人 今日访问IP:  总共访问IP:
最佳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.0以上  
©.nzcms.2011.ACCESS版本TM
Copyright Right©2008-2011 Ningzhi.Net Powered By Nzcms.20112012